天道电视剧深度解析(丁元英为什么不娶小丹)

有人问我丁元英为什么第1次拒绝芮小丹,第2次就接受了她?

我思考了一下反问他,你觉得丁元英是一个很会算计的人吗?

《天道》原著:丁元英第一次拒绝芮小丹,背后隐藏的是满满的算计

电视剧中对于很多人物的心理描写,仅仅用一个眼神,几个动作就表达了,很难在短时间里揣摩出人物的心理。

在芮小丹向丁元英第1次表白的时候,他们仅仅见过几面。

丁元英和芮小丹的第1次见面,是在古城南村小区楼下。

芮小丹刻意穿了警服,旁边停着的是警车。

肖亚文不远万里飞去法兰克福,想把丁元英托付给芮小丹。

《天道》原著:丁元英第一次拒绝芮小丹,背后隐藏的是满满的算计

对于丁元英这个江湖混子,芮小丹并没有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

所以当两人在南村小区见面的时候,芮小丹想用自己的职业身份给对方以警告,让彼此拉开距离。

欧阳雪的话可以佐证这一点。

芮晓丹把丁元英安顿好,在维纳斯大酒店的门口,欧阳雪对芮小丹说:把电话号码留给他了,你就等着他给你打电话吧!

欧阳雪说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芮小丹人长得漂亮,身材曼妙,没有几个男人不喜欢。

如果不是工作身份使然,芮小丹的身边会萦绕很多男人也不奇怪。

丁元英前一晚和韩楚风两人喝了差不多两瓶茅台,第2天一大早赶到古城,丁元英的酒还没醒利索。

人的第一印象有多难改变,这里我就不赘述了。

之所以芮小丹会改变,对丁元英的糟糕的第一印象,第一得益于时间,等芮小丹在想起丁元英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以后,中国传统节日春节。

在异乡,又是一个人,丁元英没有回家过年,而是买了一箱方便面。

常年出差在外,对泡面极其厌恶的芮小丹母性大发,让欧阳雪给丁元英送一些过年常吃的炸丸子炸耦合之类的改善伙食。

还不忘嘱咐一句,别忘了提醒他,用方便袋把食物挂到阳台外面,这样即便家里没冰箱也不怕食物坏掉。

从这一点来看,芮小丹对丁元英的印象在一点点的改观,只不过当事人的芮小丹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罢了。

第2次的见面。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丁元英竟然一次也没有给芮小丹打过电话。

这不符合常理。

女人的贱是在骨子里的,肖亚文说的没错。

安常理,男人见了漂亮女人,最次也是聊聊骚。

芮小丹给丁元英打电话,询问丁元英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没有,丁元英竟然没有按常理出牌,而是用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的口吻问,你有什么事吗?

这深深的勾起了芮小丹的兴趣,将芮小丹对丁元英第一印象的不好,全部压了下去。

第2次见面,芮小丹和丁元英匆匆聊了没几句,却让芮小丹启动了对这个男人的兴趣。

一旦兴趣展开,后面就会产生喜欢。

第3次两人的见面,是因为丁元英的房租到期。

丁元英的房租是一年7200元,丁元英到古城的时候身上只有2万多一点,这意味着丁元英的生活费等等一切的开销,都只能从这2万里面出。

此时的丁元英已经开始悄悄卖唱片,只不过芮小丹不知道罢了。

芮小丹去丁元英家谈房租的问题,丁元英的租房手续和暂住证都是芮小丹经手,所以房东没有给丁元英打电话,而是打给了芮小丹。

就是这一次的见面,芮小丹见识到了丁元英那套霸气的音响,产生了要购买一套音响的想法。

为后面的音响价格的误会,以及在酒店吃饭做了铺垫。

他们之间的话并不多,芮小丹对丁元英的认知也是从丁元英房间的布局开始的。

简单的房间布置,使得懂心理学的芮小丹解读出丁元英是一个怎样的人。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越是头脑简单的人越是需要点缀和填充,反倒是头脑复杂的人,则对简洁有着特殊的心理需求。

芮小丹也注意到丁元英没有按空调,按理说以丁元英的经济,就是自己全款买一台空调也不在话下,他却宁愿只吹吹风扇。

北方夏天的炎热,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有所感受,更何况丁元英住的是顶楼,说那里是蒸笼都不为过。

《天国的女儿》美妙的旋律,再加上心理上,悄然对丁元英由坏到好认可的转变,芮小丹在一步步滑向爱的深渊。

有这么一个段子,说母螃蟹为什么选择另一只公螃蟹做丈夫,而不是选择其他螃蟹。

很显然有更有钱的螃蟹,有更强壮的螃蟹,有更漂亮的螃蟹,而她选的那一只,给人感觉没什么特别之处。

母螃蟹说:别的螃蟹都横着走,只有他竖着走。

此时的丁元英,已经成了芮小丹眼里竖着走的公螃蟹。

《天道》原著:丁元英第一次拒绝芮小丹,背后隐藏的是满满的算计

关于音响的价格,丁元英本无意在女士面前卖弄,谦虚地说,他那套音响也就几万块钱。

芮小丹信以为真,跑遍古城所有音响店,都没有找到和丁元英的音响一样品质的音箱,更不要说价格。

芮小丹因为开着警车逛音响店,长达一个星期之久,甚至已经到了影响工作的地步。

这在过去是没有过的,换来的自然是一纸通报批评,还有停工半个月停发半年奖金。

此时芮小丹才知道,丁元英的音响不是几万而是几十万。

如果说一开始芮小丹想买音响,需要咬咬牙下定决心,那么几十万的价格,则是芮小丹咬断后槽牙都做不出来的决定。

芮小丹又气又急,气,是气自己在丁元英面前出了个大丑。

急,是因为肖亚文那么郑重的将丁元英托付给她照管,她竟然不知道人家已经困难到卖唱片为生,长达半年之久。

芮小丹请丁元英吃饭有两个目的:

、对于没有照顾好丁元英一事陪罪,虽然丁元英并不这么认为。

、把丁元英灌醉,让丁元英酒后失态,以出丑抵出丑。

丁元英深知芮小丹的打算,所以才对陪酒人的敬酒来者不拒,全部喝下。

丁元英的目的只有一个,留上一丝清明放他回家就行。

如果不是一首酸诗,将陪酒人全部都赶走,事情的走向就是如此。

欧阳雪为难丁元英,一方面是为了替自己的闺蜜守住门户,另一方面她也是为了自己。

她不希望芮小丹撤股,她希望和芮小丹保持现有的状态。

丁元英能看透芮小丹请他吃饭的目的,自然对芮小丹眼里所流露出来的心思有所了解。

再加上丁元英是男人,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对美丽的女人暗送秋波无动于衷,虽然丁元英不是一般的男人。

《天道》原著:丁元英第一次拒绝芮小丹,背后隐藏的是满满的算计

肖亚文曾经介绍过丁元英的婚姻状态,丁元英的第一段婚姻仅仅维持了不到半年。

丁元英对世俗文化的居高临下的包容,不仅仅体现在他前妻身上,还包括他身边的所有人。以丁元英的妹妹丁秋红为例,丁秋红和丁元英匆匆见了一面,等丁元英交代完事情就走。

从中可以看出,不仅仅是丁元英和秋红这个亲妹妹没话说,丁秋红和丁元英也没有话说。

他们之间至少还有血缘关系作为纽带,尚且如此,作为丁元英的妻子,二人之间的关系可想而知。

一般的女人,要的是男人的哄、宠、让,很显然丁元英做不到。

说到女人,再来说说詹妮。

作为私募基金中受益最大的詹妮,面对丁元英的做法,和韩楚风一样也是不解。

他们是在洪堡大学时的校友,也是好朋友。

詹妮说:丁,你没有在大学时候健谈了

抛去丁元英中国人的身份,没办法和一个外国人说清楚自己的中国心。

在抛去詹妮上帝给她的女人的底色,单就丁元英对强势文化的理解,想要让詹妮全部接受理解也是不容易的。

这一点从郑建时身上就可以透露出来。

同一阶层的人就都能理解丁元英的做法吗?

不是的。

郑建时在私募基金清算会议的时候,投了丁元英一票不道德商业动机票,也就是说郑建时作为担保人,和资本方的想法是一样的。

换句通俗易懂的话就是,你丁元英想撇下我们这些人,自己一个人去挣大钱!

前期你是一个马克也拉不来,现在你赚了500万马克,2,000万人民币,你有资本了,你要自己飞了,不带我们玩儿了。

来看看郑建时一连串的头衔儿。

郑建时欧洲华人协会常务理事,德国福建同乡会秘书长,柏林安溪茶业商务会会长,在不莱梅市有中华园分店,在柏林经营一家安溪茶艺馆,还有一家名为斯雷特姆的贸易公司。

同样是上流社会,郑建时就理解不了丁元英的做法。

郑建时和林雨峰恰恰就是在说明,即便是上流社会也有弱势文化存在。

再来说说韩楚风,韩楚风和丁元英的关系最为密切。

和詹妮相比,丁元英和韩楚风之间的亲密程度远高于詹妮。

韩楚风有两个优势,是詹妮所不具备的。

一、同性

有很多想法,是男人与男人之间一点就透的。

二、韩楚风是中国人

丁元英对中国世俗文化的理解,韩楚风能触类旁通,詹妮却做不到。

可是即便如此,韩楚风也很难做到,丁元英所有的事情都能揣摩透他的想法。

比如说总裁之位的竞选,韩楚风的想法和丁元英的想法就完全不同。

私募基金一事,韩楚峰和丁元英的认知也不同。

《天道》原著:丁元英第一次拒绝芮小丹,背后隐藏的是满满的算计

如果不是丁元英一番解释说明,韩楚风很难理解丁元英的做法。

之所以要用如此大的篇幅来说明,丁元英身边没有几个人能理解丁元英的想法做法,是为了让大家能够理解,想要做丁元英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有多难。

这一点丁元英比任何人都清楚。

《天道》原著:丁元英第一次拒绝芮小丹,背后隐藏的是满满的算计

在丁元英的第1次婚姻中,妻子年轻漂亮,同龄女子之中的佼佼者,外人眼中的郎才女貌。但实际上,丁元英的妻子却因为丁元英居高临下的包容,压得喘不过气来,想逃。

在这场婚姻当中,想逃的还有丁元英。

用韩楚风的话说,女人对于丁元英来说,是打不得,骂不得,教不得,斗不得。

所以芮小丹说的是对的,如果要再经历一次这样的感情,这样的婚姻,在地狱之中的不单单是女人,还有丁元英。

丁元英才是那个更想逃的人。

谁让丁元英更懂得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的区别,谁让丁元英更通透明白这世间的规律!

这也是为什么,丁元英宁可花钱解决生理需要,也不敢再重新开始一段感情的原因。

《天道》原著:丁元英第一次拒绝芮小丹,背后隐藏的是满满的算计

酒店请客吃饭的闹剧之后,丁元英在心里面对芮小丹是有意思的,至少对芮小丹是欣赏。

但在面对芮小丹以牵强的理由,要求丁元英安排芮小丹和韩楚风见面时,丁元英是有机会拒绝的。

可丁元英没有拒绝。

芮小丹借钱给丁元英,和丁元英自己找韩楚风借钱,之间有区别吗?

区别并不大。

如果说丁元英是为了,不让韩楚风知道韩楚风的妻子陈茹借钱的事,所以宁可卖唱片为生。也不向韩楚风张口。

那么芮小丹开口借给丁元英20万,借给他钱的目的丁元英也清楚,之后所产生的连带关系,丁元英不会不知道。

这一点,通过丁元英设计格律诗与乐圣公司之间的诉讼,就可以明白。

来看看肖亚文对于格律诗与乐圣公司之间所要产生的诉讼,是怎样的看法。

肖亚文说:以我对丁总的了解,丁总不可能没有预见到这场诉讼,既然他预见到了却不去规避,那就只有一种理解,就是这场诉讼绝不是偶然的被动的,而是经过设计和预期的,是计划的一部分。

即是计划的一部分,丁总一定是要通过这场诉讼达到什么目的。

丁元英既然能够预见到,后面芮小丹所要做的事情,那么丁元英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

丁元英第1次拒绝芮小丹,是因为丁元英给自己留了后路,让自己有充分的时间去认识芮小丹,同时有时间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

因为接受芮小丹,则意味着丁元英要改变自己已定的生活方式,接受芮小丹就意味着一种高度,丁元英没有这个自信。

一方面丁元英对芮小丹有心动,另一方面是丁元英没有自信。

芮小丹是不是和他前妻一样,即便芮小丹有所不同,这种不同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让两人的关系持续下去?

连詹妮都不能理解丁元英,丁元英又怎么能够指望一个芮小丹和自己有共同语言,将婚姻持续下去?

毕竟当时的丁元英,对于芮小丹父母的收入并不了解,以芮小丹当时的个人收入来说,两人并不在一个阶层。

丁元英的算计就在于此,他既不完全放手,又给芮晓丹一线希望。

如果不是芮小丹在生死关头,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即便第2次芮小丹表白,丁元英都不一定会接受她。

习惯于算计好一切,然后让一切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的理智丁元英,败给了感性的丁元英,所以丁元英这才答应了芮小丹的追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苟探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ngtimes.com/13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