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泽南(历经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

昨天翻看后台留言,发现有位小伙伴留言让我做一期相泽南。那么今天就来一期:暗黑界的灰姑娘—相泽南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相泽南出生与1996年,在一个家教很严的富裕家庭长大,至于她是如何出道的今天我换个方式表达,本期的文字内容主要来自相泽南的社长兼经纪人的文章《相泽南的灰姑娘传奇》接下来我将带入社长的视角,为大家讲述“相泽南的故事”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我是在2014年的夏天发掘到这个18岁的女孩的,我常去的咖啡店里和当时还是店员的她搭讪,她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子,也很能吃,那时候的她还兼职杂志模特儿,对眼前比她大14岁的大叔会感到奇怪吧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一开始讲到作品的事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几乎没有男性经验的不谙世事的女孩子,大家都知道她是念很有名的贵族女校,但我当时并不知道。由于双方都很忙的关系,下一次见面已经是一年后了,她19岁了。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由于见面大家都感到很高兴,两人跑去吃韩国料理,她居然就哭了,从那时候就是爱哭鬼,那年的12月,我问她“有间叫IP社的片商,要不要去看看”在路上她突然说“我可以拍作品喔”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哪天只跟制作人简单喝了茶,等隔年的2月才再次面试,经过了两个月,她并没有改变心意。片商也非常欢迎她,开出了很棒的合约。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2016年3月终于拍摄了第一部出道的作品,那时候我陪在她身边,她哭了,我知道,那眼泪是访谈的紧张,以及第一次不是跟喜欢的人结合所带来的的冲击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两天的摄影都一定要在晚上9点结束,我一定要在晚上11点前送她回家,为的就是不让她父母知道,而且不但有着摄影只到晚上9点的限制,拍摄内容也有许多限制,所以她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卖的并不好。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而第一次的40人粉丝见面会只来了8个人,她跟我都很怕被她家人知道,只好极力缩减媒体报道。这也是红不起来的原因吧。跟同时期出道的其他女演员比,推特跟随数量也少很多。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但最后她的好朋友还是去打了小报告,被家人知道了,因为这样有5个月被办法拍戏,谢谢IP社当时没有放弃相泽南。从哪之后我跟她为了不再重蹈覆辙,开始积极的在媒体上曝光,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有些没有酬劳的工作也接下来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她的武器就是亲切可爱,会打开心胸的真心喜欢她的粉丝,出席活动的时候也非常细心的对待。她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才这样做的。为了活动特典,她制作小点心、手写的小卡片,也频繁的举办粉丝会,推特一天至少更新一次,演出上也不段挑战自己,还多了很多拍摄以外的工作邀约。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可是到目前为止,她几乎没有在杂志上拍摄写真的工作,那是因为之前媒体报道限制太严格,现在吃了很多杂志社的闭门羹,那时候愿意为她拍摄的只有一间杂志社,我跟她都无法忘记这份恩情,所以一直没有出写真集,就是要拿奖之后再找他们拍,报答恩情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我常常跟她说:不要忘了帮助过你的人,粉丝里最早的活动就开始应援的人,在特别艰难辛苦时期伸出援手的人,我们一定要铭记于心,现在不再需要担心合约,作品也很能卖,也有人气,但我跟她都不要忘记要回归原点的事,所以每一个应援的人都是同样的重要,不会因为被吹捧起来就得意忘形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经纪公司也是草创,所以很多事情只能靠自己来做,去年7月我因为急性骨髓白血病住院后,她常常是没有经纪人陪伴,因为顾虑到公司经费,而一个人搭电车或者计程车去工作。好不容易红起来却变成这个样子让我感到非常对不起她。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我住院7个月后,2019DMM成人奖的邀约来了,我跟她两个人哭着讲完电话。同一时间,片商那边也提出延长合约,没有额外条件,开出很棒的合约,甚至卖的好的话还有奖金。我很高兴,这就是相泽南被认可的评价。

一路走来始终坎坷,从灰姑娘变成影后—相泽南

在DMM成人奖的投票期间,不但是因为初次入围,而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甚至我又再次住进了医院,在病房里面能做的非常有限,我很焦急。对手们已经拼了命的在拉票,这时伙伴们对我们伸出了援手

通常要赢得选举是要花钱的,但这些伙伴都是不收钱的,我在LINE上面找了超过1千个朋友,然后他们再找其他朋友帮忙。于是奇迹就发生了,相泽南是有人气的,在各行各业艺能界都有支持她的人,非常多的人投票给她。

她本来说能入围被提名就够了,我说如果一开始就打算要输,那不如不要参选。我们一定要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苟探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ngtimes.com/7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