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鱼关联公司再踩红线?(黄曲霉毒素B1检测值不符合标椎)

金龙鱼关联公司再踩红线?(黄曲霉毒素B1检测值不符合标椎)

这几天,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7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情况的通告。通告赫然显示:经重庆海关技术中心检验:“重庆市锦江麦德龙现购自运有限公司重庆南岸商场销售的、标称益海嘉里家乐氏食品(上海)有限公司进口的、家乐氏公司泰国瑞阳工厂生产的家乐氏可可球即食谷物(原产国:泰国),其中黄曲霉毒素B1检测值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定。”

对此,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对益海嘉里家乐氏食品(上海)有限公司作出处罚,没收违法经营产品27672盒,没收违法所得44.5万元,罚款人民币1837万元。

公告显示,被抽检的家乐氏可可球黄曲霉毒素B1检测值为 31.9μg/kg,而国家标准规定为≤20μg/kg,明显超标了。

据百科资料显示: 黄曲霉毒素B1对包括人和若干动物具有强烈的毒性,其毒性作用主要是对肝脏的损害。 黄曲霉毒素B1的急性毒性是氰化钾的10倍,砒霜的68倍,慢性毒性可诱发癌变,人的原发性肝癌也很可能与黄曲霉毒素有关。

那么,这次被罚的益海嘉里家乐氏食品(上海)有限公司与金龙鱼又是何种关系呢? 大家一步步看。

公开资料显示:家乐氏公司(Kellogg’s)是全球第一大谷物早餐制造商,在18个国家建有加工厂,产品销往18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2年,其以26.95亿美元收购了宝洁公司旗下的品客薯片。 2013年1月 ,家乐氏与益海嘉里在中国成立1:1的合资公司,同年开始为中国消费者带来西方的现代粗粮谷物早餐。

通过企查查查询进一步发现: 在上述合资公司中占股50%的益海嘉里,即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正是去年10月在创业板上市,因股价大涨被戏称为“油茅“的金龙鱼。

金龙鱼公司2020年的年报显示: 金龙鱼董事长郭孔丰在这次被罚的益海嘉里家乐氏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金龙鱼董事会秘书、财务副总监洪美玲则担任监事。

有网络信息称:更令人不安的是,在天猫、京东发现,与这次检测不合格、来自泰国的家乐氏可可球类似的产品仍然在天猫、京东等平台上销售,并被商家大力宣传适合孩子吃,甚至连产品名称直接加上了“儿童”字样。而在家乐氏京东自营旗舰店里,家乐氏更是直接宣传:“孩子不爱喝牛奶怎么办?营养又美味的魔法可可球来啦”、“营养新升级,助力萌娃快乐成长”……

而早在2012年,金龙鱼玉米油就曾被曝出“色泽和烟点检测不合格”事件。同时,金龙鱼公司也被指责大量采用转基因大豆为生产原料,对中国非转基因大豆产业链造成伤害。据当时媒体报道,安徽工商局官网中显示:2011年年底,该局在对食用油开展的抽样检验中,发现金龙鱼玉米油被检测出色泽和烟点不合格,有问题的金龙鱼玉米油生产日期为2011年3月1日,由江苏益海(泰州)粮油公司生产。

2020年9月 ,金龙鱼再度卷入“转基因丑闻风波”。

有信息显示:当时国家海关总署一则食品检验信息显示,一批由哈萨克斯坦进口的初榨菜籽油、初榨大豆油被拒入境,原因竟是企业未进行转基因标识,但产品却检测出转基因成分。这批油多达10批次,总量超过600吨,含有多种转基因成分,而这家企业正是金龙鱼旗下子公司。

网络信息还显示:“转基因”一直都是金龙鱼的标签之一。长期以“黄金比例1:1:1”为口号进行宣传的金龙鱼旗下的多款产品主要原料都是价格较为低廉的转基因大豆油或菜籽油。

根据中国监管机构对转基因产品标识的规定:凡是列入标识管理目录并用于销售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应当进行标识;未标识和不按规定标识的,不得进口或销售。

而金龙鱼公司在上市时提交的招股书显示:目前,金龙鱼旗下有17家子公司可加工转基因生物。

在中国市场,金龙鱼成为家喻户晓的大品牌已经多年。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金龙鱼背后的最终控股方其实是一家地道的外资公司 —— 丰益国际集团。这是一家在新加披上市的公司,背后实际控制人是有”亚洲糖王“之称的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家族。

 

 

有资料显示,除了金龙鱼食用油,在中国,郭鹤年家族布局广泛,著名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和北京的国贸大厦都是郭鹤年家族旗下产业 。

北京国贸也即中国国际贸易中心,总面积达到110万平方米,位居北京东三环国贸商圈核心, 有人说目前单单是国贸这块土地的总价值就超过2000亿元。作为国贸目前的大股东郭鹤年家族,目前仅仅国贸商场每年的营收就超过了56亿元,而整个国贸110万平米的商铺只租不售,每年可以收到接近30亿的租金,堪称郭氏家族的超级印钞机。

而现任益丰国际总裁的郭孔丰正是郭鹤年的侄子,这个郭孔丰也是金龙鱼公司的现任董事长,他还有一个英文名字 Kuok Khoon Hong。资料显示:益丰国际通过其全资子公司益丰中国控股的Bathos 有限公司,在金龙鱼中持有89.99%股份 ,也是金龙鱼的最大单一控股股东。

鲜为人知的是,郭氏家族从开始进入中国粮油市场到今天成为家喻户晓的金龙鱼公司的幕后大老板,其间经历了一段曲折的故事,并于中国的另一粮油巨头—— 中粮集团有着一段长达多年的恩恩怨怨。

上世纪80年代,郭鹤年派其侄子郭孔丰在考察中国市场时发现: 中国人吃的还是散装油,这让郭鹤年看到了中国食用油市场的蓝海。于是决定通过旗下的嘉里粮油公司与中粮集团合作,进军中国市场。

1987年,郭氏家族旗下的嘉里集团与中粮旗下的鹏利公司,以51:49的股权比例成立了南海投资公司。此后中粮又与南海投资以大约19:81的股权比例成立了耀合公司,而鹏利公司又与中国南山以80:20的股权比例成立了南海油脂公司。再后来,鹏利公司又将其持有的南海油脂股份转到耀合公司。

通过上述一系列复杂的股权运作, 由南海油脂公司出品的金龙鱼在中国市场诞生了。由于南海油脂公司由耀合公司掌控,耀合公司由南海投资掌控,而益海嘉里公司又是南海投资公司的大股东。也就是说,即便中粮集团成了南海油脂公司的最大股东,但实际控制权却掌握在郭鹤年家族手中。

1991年,南海油脂开始推出“金龙鱼”品牌的小包装食用油。1993-1994年,金龙鱼在上游原料价格上涨的情况下,一直”按兵不动“ 拒不提价,由此成功获得了国内消费者的青睐 ,市场份额快速跃升至20%,此后在国内市场”攻城拔寨“,一路开挂 。

而它的合作伙伴中粮集团却非常尴尬,不仅不能实际控制南海油脂公司,金龙鱼品牌也牢牢掌握在郭氏家族手中。而且,在南海油脂公司之外,郭鹤年家族还在深圳、上海等城市布局炼油基地,在东南亚布局油棕种植基地,实力迅速崛起。而中粮集团,则稀里糊涂地帮对手引路,还一手培育了自己最大的对手。

无奈之下,1995年中粮集团另立山头,推出“福临门”小包装食用油,与金龙鱼竞争。2001年,中粮集团正式卖掉了南海油脂公司的股份,转让理由颇令人伤感:“因本公司无法控制南海公司之管理,故董事认为应集中及强化资源,以管理及开发本集团享有独家使用权之‘福临门’品牌食用油生产及分销业务”。

此后的2008年 ,金龙鱼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食用油独家供应商,2019年,金龙鱼包装油在国内市场占有率高达38.7%,2020年10月,金龙鱼在A股创业板成功上市,公司股价从40元附近一路暴涨至145元,最高峰时公司总市值高达8000亿元附近,A股“油茅”由此得名。资料显示:在金龙鱼上市之前, 金龙鱼背后的最终控股股东—— 丰益国际67%的利润就来自中国市场,在金龙鱼成功上市后 , 丰益国际和郭氏家族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苟探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ngtimes.com/8369.html